恩山无线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267|回复: 1

韩国版“无声”,男主角零对白,颠覆黑帮片传统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0-11-10 15:5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韩国电影再次亮眼,新电影《无声》从多个维度打破了类型电影的固有式,展示了电影发展的新可能性。
  无声首先是黑帮类型的电影。讲述了两个清道夫的故事,泰仁从小就被昌福收养,长大后成为黑帮的收尸人,为组织做了扫尾工作。意外的收养寄存少女楚熙,使两人的生活发生了翻天复地的变化。
  披着黑帮电影外套的无声以各种各样的比喻,有窥视社会问题的野心,温柔地解剖现实的纹理,揭开表层的遮羞布,展示社会内部的横截面,展示被称为良心的东西,让我们考虑一下
  无声有很多地方,主人公刘亚仁为这出戏增肥了几十斤,零台词全部用动作和表情演戏,表现了下一代韩国电影帝的基本水平线。
  从类型要素、演员的表现、故事的推进,无声不断打破现有的设定,以相反的类型突破包围,蓄力到最后爆发。
  许多人低估了《无声》,作为女导演洪义正的首部长电影,讲述了整齐的故事、大量的象征隐喻、抑制但深刻的感情表现,确实令人吃惊。
  无声的良心。
  无声人物的设定非常精致,主人公泰仁(刘亚仁)是不会说话的黑帮清道夫,他像野兽一样工作,但回家累得睡不着觉。
  他家位于乡下的角落,围着栅栏,小屋,简陋的厕所,年久失修的仓库。令人惊讶的是,家里杂乱无序,衣服充满了食品垃圾,泰仁睡觉,踢开脏衣服和包装袋,在垃圾堆里自然醒来。
  更令人震惊的是,他有一个像流浪儿童一样的妹妹。两个人的生活就是吃睡,泰仁平时跟着大哥昌福打工,而妹妹整天在家等着,看着电视,等着下班的哥哥送饭回家。这样铺垫是为了人物弧和主题闭合埋下伏笔。
  泰仁和昌福在处理尸体时,就像处理宰杀的动物一样,没有共鸣能力,那只是工作,对象不是活着的人,而是等待加工的东西。即使长期接触,前一天也给他们任务,昌福只有诺诺对应的社长。
  一旦被机构抛弃,挂上铁钩,身份全部所有的身份,再也不被当做人来对待了。
  奇怪的是,昌福还是有信心,喜欢听福音的人。泰仁之所以没有基本的价值观和同情心,是因为他从小就这么养大的,而昌福明明知道自己在作恶,而且担心会被惩罚,所以才表现出虔诚和迷信的一面。
  他教泰仁不要贪婪自己的东西,要小心地狱,遵守下划线,但不能摆脱他的罪恶,也有隐藏在心里的懦弱和得到钱时出现的贪婪。
  直到被绑架的少女楚熙出现,两人本来就脱离了人性温度的生活,发生了变化。
  无声隐藏最深的核心,其实是良心。讲述了良心被唤醒的故事,悲剧的是良心被唤醒的过程,混入了谎言和伪装。
  到了最后,建立了兄妹般的泰仁和少女楚熙本来可以和解,但是当共鸣到达沸点时,背叛和逃脱仓皇闭幕了。没有原谅和告别,唯一的感动也是假装的。这是什么样的苍凉和悲伤。
  楚熙用自己伪装的善意和早熟的世俗扩大了泰仁对世界的认知,唤醒了泰仁本性的善良。但是,有趣的是,这种良心的觉醒最后也不能发声,楚熙最后说的是揭露泰仁的加害者身份。这样比较,良心沉默,只能慌张叹息。
  有声的绝望。
  其实,在无声中叔叔和萝莉的人物框架,加害者和请勿再发布任何维*贴身份的多重转换也不新鲜,有一定的形式参考。例如好莱坞的这个杀手不太冷、韩国的孤独代理人,但是由于相反的类型,大人和孩子的身份被调整了。
  泰仁和楚熙在身体上保持着成年人和少女之间的区别,但是关于心理成熟度,其实恰恰相反。楚熙利用自己的早慧,与泰仁和昌福建立了稳定和平的关系,最后引导泰仁释放自己。
  泰仁和楚熙的关系,还有良心的想法,结合纳粹德国高官阿道夫·艾希曼的经验,看起来更有趣。
  阿道夫·艾希曼是犹太人最终方案的主要负责人,被称为死刑执行者。第二次世界大战后,艾希曼流入阿根廷,最终于在1961年因反人类罪等15起罪名被起诉,1962年6月1日被绞刑。
  但是,艾希曼面对犯罪的诉讼,回答说一切都按照命令行动,多次说我自己对犹太人没有仇恨。
  德国犹太人汉娜·阿伦特通过一系列研究同情了艾希曼。艾希曼经常不亲自屠杀。她叹息道:啊,没人相信他。艾希曼为自己辩护的重要论点之一是没有外在的声音唤醒良心。
  但耶路撒冷地方法院说:根据我们的意见,将请勿再发布任何维*贴送往地狱的法律和道德责任不比他自己实施死亡的责任小,更大。
  许多历史事实证明,许多人卷入犯罪时,可能真的存在良心需要唤醒的问题。否则,个人在整个时代的压力下更多地以巨大的惯性生活,很难做出独立正义的选择。
  《无声》的高级在于,用通俗的故事类型,表现出有罪的沉默,面对巨大的压力,最终还是追随良心选择的代价。
  泰仁和楚熙、楚熙和泰仁的妹妹,逐渐建立了类似家庭的关系,楚熙帮助泰仁掩盖证据,在家后院埋下了误以为死亡的警察。
  习惯了身体和埋没行为的楚熙,在条件反射的情况下做出这样的选择时,很难区分善恶,也看不到良心。片尾,两人到学校门口的瞬间,良心是什么样的,开始模糊不清。
  与其说良心在苏醒,不如说绝望在呐喊。泰仁不能说话,但从他的表情到迅速逃脱的动作,前后静静地动的张力,最后释放的道路奔走,不仅有抒情的意思,还是尘埃落定的终极舍弃,是无声的绝望。
  尤其是当楚熙遇到不愿意给自己赎金的家人时,一秒钟的激动,随后是漫长的克制,鞠躬保持距离,重新戴上口罩。无声希望我们在面对黑暗时,不要成为普遍沉默的共犯。
  因为无论什么样的社会,面对灾难和黑暗,跪下的人总是站起来说:我告诉你!太少的人跪下来说:我忏悔。
  因此,灾害和黑暗再次发生时,跪下来说我后悔了的人很多。太少的人站起来说:我告诉你!

我的恩山、我的无线 The best wifi forum is right here.
发表于 2020-11-10 18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莫不是进错App了?
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
我的恩山、我的无线 The best wifi forum is right here.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手机版|小黑屋|Archiver|恩山无线论坛(常州市恩山计算机开发有限公司版权所有) ( 苏ICP备05084872号 )|网站地图

GMT+8, 2020-11-30 20:05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