恩山无线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当贝投影
查看: 61|回复: 0

2018年一中年妇女惨死家中,凶手竟是其亲儿子,被抓后声称不后悔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2-3-7 09:5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2018年3月的一天,黑龙江省长汀镇平安村里,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大事。
46岁的村民周春玉被人发现惨死家中,而随着警方调查的不断深入,种种证据都将凶手指向了她的小儿子张佳佳。
得知真相的村民们,都对此无一不感到痛心、震惊和疑惑。到底是怎样的原因,竟会让张佳佳对自己的母亲痛下杀手?

张金生家的小屋


午后惊魂 家中妻子离奇遇害
时间倒回至2018年的3月9日,黑龙江省长汀镇平安村五队。彼时天气尚未脱寒,即使是在灿阳高照的晴天,冰冷的天气仍旧能把人们冻得浑身发颤。
这是东北农村一年中的农闲时节,也是村里的人们最放松的时候。平时闲在家中无事的村民们,总喜欢三五成群地聚集在一起,或是打牌,或是下象棋,借此来打发无聊的时间。
下午4点左右,张金生的邻居老王正在和几个同村的老汉打扑克。众人打牌打得正尽兴的时候,大门忽然被“哐当”一下推开了。


只见来人正是老王的邻居张金生,不等老王放下手中的扑克牌,张金生二话不说就拽着他往外走。
哎,怎么回事,老张家里难不成出事了?老王内心直犯嘀咕,任由张金生把自己拉到了他家门口。二人进了门里锁好门,老王刚准备开口询问,却被眼前邻居的样子给吓住了。
老王:“我一看他(张金生)的脸上都是血,好多好多的,就心想是不是他和别人打起来了。”
大白天的,一个大活人脸上那么多血,换谁也得被吓个半死。好不容易平定了心神,老王正打算继续问,张金生却先行开口了。
“老王,我家里有人死了!是我老婆!”


看着张金生满脸惊魂未定的神色,老王先是愣了一下,随即又安慰张金生:“别太难过了,比起这个,你有没有报警啊?”
张金生也是愣住了,他茫然地看着老王答道:“啊……还没有。”
老王又气又急地催促张金生:“哎呦,这么大的事,你应该赶紧叫警察来帮忙啊!”
可此刻的张金生早已被刚才目睹的一幕吓得魂不附体,他颤抖着手,摸索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手机,拨通了报警电话。
光天化日之下,张金生突然遭遇了这样惨烈的变故,老王心里也替他这个相交甚好的老邻居深感惋惜。
发现妻子遇害后,张金生当时没有立刻报警求助,老王也不是不能理解。毕竟灾祸来得太过猝不及防,一时半会儿想要让头脑清醒下来,常人是很难做到的,何况张金生。


随后接到报案的民警也来到了张金生家,在他的指认下,民警们和老王发现了被害者,也就是张金生的妻子周春玉的尸体。
周春玉的尸体呈仰躺状,许是因为被太多杂乱的衣物覆盖,以至于张金生在回到家后的数小时后才发现异常。
民警们随即就对案发现场进行了一番勘察,结合现场滴落在衣物和床单上的血迹、以及周春玉的伤情判断,周春玉的死因是在生前遭到了钝器的反复击打所致。
可纵观被翻得满地狼藉的屋内,这个被嫌疑人用作凶器的“钝器”,又到底被藏到哪儿了呢?


就在这时,一位民警在厨房发现了一把砍柴用的短斧。尽管外表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,但从斧刃上隐约散发出的血腥味来看,这应该就是嫌疑人所使用过的凶器。
“嫌疑人在作案之后,用外面的水盆简单涮洗了一下,将上面的血迹和碎骨屑都涮掉之后,扔在厨房中,再然后才开始越窗潜逃的。”
在自己的家里命丧身亡,这怎么看都未免有些太过蹊跷,家里被翻成这个样子,说明嫌疑人对张金生的家应该非常熟悉。那么,会不会是熟人作案呢?
但很快,村民们的回答就推翻了熟人行凶的可能。虽然平时彼此来往不多,但村里的人都知道,张金生家从没和任何人结过梁子,也不存在什么矛盾纠葛。

案发现场发现的作案凶器


这就怪了,既然不是熟人所为,那会不会嫌疑人是想杀人劫财?可是大体看下来,张金生家好像也不是那种积蓄丰厚的门户。
破败的家具,爬满裂痕的灰墙,简单得不过再简单的衣物,屋内的一切都在表明,张金生家绝对不是劫匪所“钟情”的对象。
平安村党支部书记刘忠贤:“因为他(张金生)家是后面才搬过来的,好多东西都要置办,得用到不少本钱。那个时候又刚好赶上东西最贵的当口,抛去了吃喝还有小孩的费用,他一个农民一年下来也挣不了几个钱。”


调查到这里似乎陷入了一个僵局,民警们没有新的思路,只好继续搜查着现场。突然,一个破旧的衣柜引起了他们的注意。在整个案发现场,只有这个衣柜和它旁边的抽屉有被人翻动过的迹象。
张金生告诉民警,那个小抽屉是他家用于存放存款等重要物品的“钱柜”。在这个抽屉里,曾经存有3000元的现金,是当时家中仅有的现金财产。但奇怪的是,案发当天,这笔巨款竟然随着妻子周春玉的遇害一起“消失”了。

张金生家被翻动的钱柜


家中的抽屉有3000元现金这件事,按理说只有他们家里人自己知道,外人是不可能知晓的。思及此,张金生的面容逐渐阴沉,内心隐约联想到了一个人的名字。
尽管不愿承认,但当下的情形让这个年过五旬的男人不得不笃定这一可能。张金生犹豫片刻,最终向警方说出了他的顾虑。
张金生认为,杀害妻子劫走钱财的“凶手”应该是他家老二,即21岁的张佳佳。民警们听完也是一阵惊诧,到底是怎样的依据,竟让作为父亲的他产生这种想法?

张佳佳


看出了办案民警们的疑惑,张金生随后就给出了他怀疑小儿子是凶手的原因。第一,案发时,张金生的家中只有周春玉和张佳佳在家,周春玉遇害后,张佳佳也不见了;其次,家里的钱柜存有3000块钱,这事儿除了他和妻子知道,小儿子张佳佳也知晓此事。
乍一听,从张金生给出的观点来看,目前最大的嫌疑人的确也只有不知所踪的张佳佳。可是,无论是邻居们还是张金生本人都是难以相信,甚至觉得有些不合情理。
理由是,张佳佳本身性格内敛羞涩、寡言,平时也很少会与别人发生口角。更重要的是,张佳佳和母亲周春玉的关系一向亲密,周春玉对其疼爱有加,这样和谐的母子关系,很难让人将张佳佳同一个为钱杀母的恶魔联系在一起。


再者说了,张佳佳又不是七八岁的小孩子,二十好几的大小伙子总不至于为了几千块钱,就把自己的至亲给杀了吧?
办案民警们想不通,村里的人们也都不太敢相信是张佳佳所为,或许只有找到张佳佳,才能问出这一切的真相。
举家南下打工 祸患悄然而生
提及周春玉的遇害,同村的村民们都不免有些惋惜。在村里人的眼中,张金生一家都是很老实本分的人,凭借多年的交情,大家都难以置信会有人对张金生家下如此狠手。
“小媳妇(周春玉)可瘦了,一共就70多斤,长得也漂亮。平时她和孩子都很老实,很少串门走亲戚。”
张金生和周春玉都不是本地人,二十多年前,张金生从老家山东远赴黑龙江投奔在这里生活的一位远方亲戚。此后没多久,张金生就将周春玉带到了村子里。
周春玉是云南人,那时经熟人介绍,她结识了现在的丈夫张金生。婚后的二人感情和睦,还相继生下了两个儿子。几经辗转后,他们最终在平安村五队扎根定居。


因为张金生家是外来户,所以在村子里并没有口粮田。但好在夫妇俩都是勤劳肯干的人,他们开垦了几块荒地,并在上面种植了各种各样的蔬菜瓜果。
2017年,为了维持家中的生计,张金生和妻子举家南下打工。临走前,他们将自家的田地转租给了别人。


本以为打工的日子会一帆风顺,没想到,在云南的一年时间里,他们几乎没能攒下太多的积蓄。尽管大儿子去了南昌,家中只有夫妻俩还有小儿子,但日常的花销费用还是会将张金生压得喘不过气来。
但生活上源源不断的经济负担还不足以让张金生感到担忧,因为比起经济负担,小儿子张佳佳的情况更加让他如坐针毡。
儿子沉迷游戏无法自拔 粮补款一事引发父亲怀疑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在2017年的那一整年里,小儿子张佳佳开始疯狂迷恋网络游戏。起初他跟随父母来到云南时,曾经在一家网吧打工。几个月后,因为自己觉得适应不来,后来就辞职在家了。
张佳佳自己有一部3G的手机,平时独自在家时,他唯一的日常就是打游戏,有时一打就是一整天。这还不算完,张佳佳玩过的游戏多达十余种,每个游戏他基本上都充过钱,一次就是几块、十几块钱的往里充。
张金生的确是早早地就发现了端倪,可面对儿子充钱玩游戏的行为,他和妻子周春玉都没有予以阻拦。张佳佳花光了自己几千块钱的工资不说,最后甚至还开始频繁向母亲索取生活费。


久而久之,生性老实的张金生也有些遭不住了,他意识到,如果继续纵容儿子这般沉迷游戏下去,毁掉他自己的后半生不说,整个家都会因此食不果腹。
为了彻底断掉张佳佳想要玩游戏的念想,张金生停掉了张佳佳的手机续费。他心想,只要手机一欠费,时间一长,儿子肯定也就会回归正常的生活状态。
可显然这次张金生低估了张佳佳的本事,手机确实欠费不能用了,可城市里还有网吧,张佳佳还是可以拿着钱去网吧里玩网络游戏玩个昏天黑地的。
眼看着儿子张佳佳变得一天比一天堕落,张金生思量再三,决定和妻子带着张佳佳回黑龙家的老家。本来在外打工就没能赚到多少钱,两口子辛苦攒下的积蓄又几乎被儿子挥霍殆尽。


既然如此,那干脆就回到农村里种地,心静自然凉,在偏僻的村落里多带些日子,也总好过看着儿子变成一个一事无成的“废物”。
这之后的次年,也就是2018年,张金生一家回到了黑龙江省长汀镇的平安村五队,继续开垦种地。但没多久,让村民们都感到不对劲的事情,突然发生了。
“他(张金生)就跑来问我,让我帮忙查一查那笔钱怎么还没打到他的银行卡上。我一听不对呀,那钱都已经发给各家了,怎么可能还没收到呢?”
张金生口中所提到的“那笔钱”,指的是当地部门给种粮农户们发放的补贴,大约一万五千元左右。每年,政府都会将这笔粮补钱打到各个农户的银行卡上,用于扶持农民种植粮食。
之所以张金生如此急切地想要求证这笔粮补钱的去向,是因为他在云南打工时就已经察觉到了异样。粮补钱下发日的一两天后,他就曾去银行询问过,但得到的答案却是钱款早已被人取走。


看着张金生分外严肃的神情,邻居们隐隐地预感到,他的内心肯定已经有了答案。张金生又一次把怀疑的目光投向了他的小儿子张佳佳,网络游戏充值需要钱,他一定是把这笔粮补款用去充值了。
满心疑虑的张金生,最后听从了乡亲们的提议,决定独自前往平安村临近的山市镇,到当地银行里核对情况。
事发当天上午九点左右,曾有一名同村的村民去张金生家串门。根据他的回忆,那时周春玉和她的小儿子已经醒来,正在聊天,并没有什么异样之处。
“我在他(张金生)家呆了也就三五分钟吧,唠了几句嗑就出来了。头出门的时候,还是她(周春玉)把我送到门口的。”


2018年3月9日中午11点,张金生从山市镇乘坐大客车回到家中。时隔四个多小时后的下午3时许,他在家中一堆杂乱的衣物下发现了妻子周春玉的尸体。
被取走的粮补钱,混乱不堪的房间,离奇丧命的妻子,一切似乎都在冥冥中指向了这场惨剧背后的“真凶”,那个突然不知去向的小儿子张佳佳。
到底是怎样的纠葛,竟会让张佳佳对最疼爱自己的母亲痛下杀手?张佳佳现在身处何方,是否已经逃出了平安村?
异常平静的“杀母凶手”
情况紧急,警方当即就对海林车站的监控进行了全方位的详细侦查。车站的人流量一向很大,为了躲避追捕,张佳佳很有可能会混在其中逃之夭夭。
功夫不负有心人,警方的监控侦查很快就有了重大发现。监控显示,2018年3月9日中午11时左右,张佳佳出现在了海林市客运站,随后又来到火车站,用现金购买了一张通往哈尔滨的火车票。
“(张佳佳)买完票后,就直接躲进卫生间里不出来了。一直等到检票快结束了,他才从卫生间里跑出来直奔检票口,上车就走了。”
得到了如此至关重要的信息,办案民警们又来到海林市火车站,从车站处给出的火车车次信息来看,张佳佳所乘坐的火车已经于当日下午4点左右到达哈尔滨。

图中箭头所指男子为张佳佳


到了哈尔滨之后,张佳佳又是否会继续往其他地方逃窜?出于谨慎考虑,民警们迅速组织警力赶赴哈尔滨。为了彻底断掉张佳佳想要逃跑的后路,他们联系了哈尔滨站铁路派出所和高铁站(哈尔滨西站),并将嫌疑人张佳佳的具体情况提前告知。
在两地警方的通力配合下,2018年3月9日晚21时许,哈尔滨警方在哈西站候车室10号检票口处逮捕了准备逃亡的张佳佳。
出乎警方意料的是,面对他们的逮捕和审问,张佳佳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惊慌和反抗的情绪。相反,在被逮捕归案后的第一时间,张佳佳就主动承认了自己杀母夺财的犯罪事实。

被逮捕的张佳佳


张佳佳异常冷静的态度让警方一度猜疑,他们起初以为张佳佳也许是精神方面除了问题,但根据后来的司法鉴定结果表明,张佳佳的精神状态正常,具备完全的刑事责任能力。
好吧,看来这种可能显然是不成立的。那么,又是什么原因,导致张佳佳将斧头挥向了疼爱自己的母亲呢?
答案听起来似乎有些太过牵强,没错,正如此前张金生曾猜测过的那样,张佳佳是因为母亲给他生活费去充游戏,一时气急之下,用斧头残忍的杀害了自己的母亲。


“你是怎样袭击她(周春玉)的?”
“用斧头,往她的头上连续砍了大概十多下,她倒下后,我就拿着钱逃出去了。”
冰冷的铁栅栏前,年轻的张佳佳面容木讷,毫无波澜地回答着警方的提问,语调平静地就像是在讲述一件和自己毫不相关的事情一样。
沉迷游戏的张佳佳,只因为母亲没给自己钱,不惜夺走她的生命,实在是令人心寒。然而,在替这个家庭感到唏嘘的同时,人们又不禁思考,那个生性内敛的张佳佳,为何变成一个冷血无情的罪犯?
恶魔的养成 父母过度溺爱终酿悲剧
长汀镇中心校,这里曾是张佳佳初中就读过的学校。一位教过张佳佳的老师回忆,张佳佳沉迷游戏并非是后来养成的坏习惯,早在初二时,她就已经有所发觉。
“他(张佳佳)本来还挺有学习劲头的,后来他哥毕业了到别人家里打工,那户人家有电脑,他平时有事没事的就过去上网。”
在这位老师的印象里,张佳佳的父母似乎格外偏爱张佳佳这个小儿子,对待大儿子则稍显严厉一些。当时她发现张佳佳沉迷网络游戏后,也曾数次找过张佳佳的父母谈话,希望他们能够对孩子严加管教,以免影响以后的学习成绩。
但事实证明,老师的一番好心并没有被张佳佳的父母接受,他们的态度敷衍,不仅没有批评张佳佳,甚至还由着张佳佳继续堕落。显而易见,张金生和周春玉实在太溺爱这个小儿子了,以至于无论对错,他们都选择熟视无睹。


磕磕绊绊地混完了初中后,张佳佳曾经上过一小段时间的职业高中。但没呆多长时间,他就辍学离家去四处打工。
“他(张佳佳)给人家养了几个月的狍子,没干多久就又跑去学修车,干了一两个月就回家里不出来了。”
让邻居们大感不解的还在后面,明明是个二十好几的大小伙子,年纪轻轻的待在家,换做别的家庭里,父母早就催着他出去找活干了。
可不知道张金生和周春玉这夫妻俩是怎么想的,儿子就这么天天躺在家里吃喝玩乐,他们既不斥责,也不帮他找活做事。一些看不下去的邻居也曾劝过张金生,提醒他和妻子不要太过溺爱张佳佳,否则迟早酿成大祸,奈何二人根本听不进去。


张金生和周春玉毫无底线的纵容最终导致的结果不得而知,越来越堕落的张佳佳,在花光自己的积蓄后,又将手伸向了父母。他花光了父母打工辛苦攒来的存款,甚至还在后来偷走了足以养活家庭的粮补款,还挥斧砍死了自己的亲生母亲。
“(这笔钱)对于你的父母或者对家里的经济来说,代表着什么,你有想过吗?”
“没有。”简简单单两个字,从张佳佳的口中说出来的时候却显得格外冰冷。
在游戏构筑成的虚拟世界中,张佳佳早已迷失了自己原本的性格,他不关心任何人,也不会在意自己的行为是否会给整个家带来怎样的后果。
无论是谁,只要阻拦了张佳佳的“快乐”,他就会毫不犹豫地予以“消灭”,哪怕对方是生养自己的至亲。
事情至此终于得以尘埃落幕,张佳佳也必将会受到法律和道德的惩罚。为了自己能够得偿所愿地在游戏世界里沉沦快活,而将屠刀伸向自己的父母,必然不会有好的下场。


“母亲死后,你有梦到过她吗?”
面对镜头,这个才20出头的年轻人低头沉默很久,最后缓缓开口:“梦见过,她(周春玉)躺在医院里,在被医生抢救。”
在张佳佳的梦境里,母亲周春玉经过一番抢救,最后成功脱险。尽管张佳佳口口声声地表示自己不后悔,但这个梦里所体现出来的场景,或许正是他内心对母亲难以言表的悔意吧!
只可惜,人生不是游戏,也没有从头再来的机会。死去的人不会再次死而复生,而犯下罪责的人,也终将要为他的愚钝和无知付出相应的代价。

相关帖子

我的恩山、我的无线 The best wifi forum is right here.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手机版|小黑屋|Archiver|恩山无线论坛(常州市恩山计算机开发有限公司版权所有) ( 苏ICP备05084872号 )|网站地图

GMT+8, 2022-5-20 08:30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